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公考老大中公教育悄然减员近9000人
发布日期:2022-05-12 04:39   来源:未知   阅读:

  5月10日,中公教育报4.69元,涨幅2.18%。此时,距离证监会处罚落地已过去十余天。

  除了处罚落地第二天涨停之外,这一上市公司并没有迎来一些人意料中的强势反弹。自高点暴跌九成,投资者如上哀嚎。

  近日,中公教育发布关于2022年度日常关联交易的公告,同意公司及下属公司2022年与关联方李永新、北京千秋智业图书发行有限公司、沈阳丽景名珠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吉安市井开区理享学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贝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总金额不超过11053.07万元的关联交易。

  不仅将此前未认定为关联方的公司认定为关联方,中公教育的关联交易金额也大幅降低。

  工商系统显示,此前,李永新旗下的北京未来智业图书发行有限公司曾在北京灿烂湘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益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曜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德汇文化有限公司、北京未雨先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多家公司股东之列。

  截至目前,上述5家公司的股东均为自然人,已无北京未来智业图书发行有限公司的身影。

  据《财富质点》获悉,中公教育的关联方不止于此,有关联方甚至与上市公司或存业务共性,其中之一是由李永新主要持股的中公集团。

  据工商资料,中公集团成立于2019年6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股东分别为许华、李永新,认缴出资额分别为1000万元人民币、9000万元人民币,分别持股10%、90%。

  这一持股结构,与主要由李永新母亲持股的上市公司中公教育截然不同。据中公教育2021年报,鲁忠芳、李永新母子分别持有中公教育41.36%、18.35%的股权,李永新与母亲鲁忠芳系一致行动人。

  这家打着中公旗号的集团,这几年扩张动作极多,甚至还与上市公司恒信东方抱团,成立了常州中公大国工匠科教发展有限公司、广西东方梦境文旅康养投资有限公司。

  有消息称,恒信东方联合中公未来集团拟建立面向华南及东盟的职业培训基地,为项目持续输送数字创意和康养专业人才,同时以人力资源培育平台的模式辐射东盟地区人才培养。

  对于李永新而言,在主要由母亲持股的上市公司中公教育和自己持股的中公集团面前,孰重孰轻?

  这一问题,仍然有待中公教育的回答。· 中国超级玻璃清洁剂数据监测报告而对于这家公考巨头而言,面临的困扰,并不仅仅是关联交易。

  中公教育是职业公考培训龙头,最早成立可追溯于2010年。2018年,中公教育与A股上市公司亚夏汽车进行资产置换重组交易,实现曲线亿的交易额令这只“公考培训第一股”备受瞩目。

  但在上市完成业绩对赌后,中公教育忽然出现巨额亏损。2021年,中公教育实现营业收入69.12亿元,同比下降38.20%,净利润直接步入亏损,达-23.70亿元,同比下降202.83%。

  对于业绩变化的原因,中公教育称,2021年公司在黑龙江、江苏、陕西、吉林、河南等20余个省份的直营网点和学习中心阶段性关停,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此外,由于公司管理团队对市场形势的判断过于乐观,经营计划调整不及时,导致退费猛增而成本居高不下,公司2021年全年退费率相比2020年大幅增长,当期业绩出现较大波动。中公教育还提出,2022年,公司将“及时优化产品结构,降低协议班高退费班次占比”。

  协议班,通称“VIP高价班”,即按照协议规定,提供相关考试的课程服务,并在协议期结束后,按照协议中的退费条款办理退费。

  中公教育的营业收入按照授课方式来分,主要有普通班和协议班两种。在业绩预告中,中公教育就曾披露,公司为了稳定市场占有率,同时兼顾新建渠道网点培育期市场扩张策略影响,推出了协议班高退费班次。“预计2021年全年发生学员退费140亿元—160亿元,较2020年度的100.09亿元增长39.87%—59.86%。”

  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展的早期,协议班曾是中公教育的业绩“利器”。据其招股书披露,2017年,中公教育面授培训贡献了93.02%的收入,但在面授培训中,协议班的营收占比达68.60%。在去年年底对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中公教育更是称,协议班收入始终维持在总收入的75%左右。

  事实上,中公教育的业绩爆雷并非一夕之事,在表面风平浪静的2020年,已显露端倪。

  2020年第一季度,中公教育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亿元,第二季度这一数字为-3.49亿元。而在第四季度,虽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达9.83亿元,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35亿元。

  与之呼应的是,中公教育的股价在2020年11月达到顶峰43.58元/股后,便开始走下坡路,时至今日,截至5月10日收盘,中公教育股价报4.69元/股。

  《财富质点》查询中公教育年报发现,2020年,公司员工总人数为45066,到了2021年,这一数字变为了36143,同比减少了近9000人。

  5月11日,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关系平台上向中公教育提问,今年有没有裁员计划,对于控制成本都做了哪些工作。中公教育回答显示,公司每年会根据战略计划及实际情况进行组织结构和人力资源优化。2022年,公司会在产品、人员和渠道等方面进行成本管控,寻求最佳平衡点,推动公司稳健发展。

  2021年报显示,当年中公教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0.98亿元,同比下降183.93%。

  截至报告期末,中公教育的总资产为103.05亿元,负债合计84.16亿元。在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19.70亿元。在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达31.53亿元,合同负债30.64亿元。

  深交所的关注函曾指出,2018年以来,中公教育短期借款增长较大。2017年末,中公教育短期借款为1亿元,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9月底,中公教育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16.07亿元、28.67亿元、39.76亿元和48.44亿元。

  中公教育曾表示,需要充足资金应对可能的退费。而其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货币资金、定期存款及理财产品等金额扣除合同负债(预收款项)后为27.81亿元、37.68亿元和39.94亿元,仍大于短期借款金额。在货币资金充裕的情况下,债务仍持续大幅新增。

  对此,中公教育解释为,经营活动现金流具有较强的季节性,周期性的需要银行借款;构建长期资产的规模较大,需要通过短期借款补充运营资金;提升公司抗风险能力;经营亏损消耗资金等。

  据中公教育公告,李永新母亲鲁忠芳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持股比例的53.23%,占公司总股本的22.01%,李永新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48.09%,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8.82%。

  去年3月,作为北大校友的李永新和他创建的北京中公公益基金会捐赠10亿,设立北京大学中公教育发展基金。据称,这是北大建校以来最大一笔个人捐赠,也是最大一笔校友捐赠。